破停车场

甜甜maniac

今天看到一个评论,讲《过门》的“门”是一道“社会”的门,“爱”的门。我觉得讲得很好,不太清楚还有没有更多的阐释,就来随便讲一哈自己的看法。

“你们要进窄门。因为引到灭亡,那门是宽的,路是大的,进去的人也多;引到永生,那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。”

怎么讲,其实仅从圣经原文中理解的话(当然,像其他读者一样基于甜甜原文解读很有必要),永生之路只有路小门窄的一条。这是为什么我不把窄门理解为一种来自社会和家庭的阻碍:人须跨越这种阻碍,才得以进到和阻碍全然相反的乐园中去;相反,我认为窄门是通向爱的必经之道,是唯一的桥梁和阶梯;除此之外,无路可走,并无选择。因此,窦寻和徐西临从漫长的学生生涯中的摩擦到彻底分手,不是缘于“窄门”的横加阻拦,而是他们根本没有找到窄门所在。而这扇门,我倾向于理解为“相爱所需求的品德”。

具体它是个什么品德,我没细想(。但在原文里,有一个改变我觉得可以完整地将它展示出来:从他们矛盾爆发时的“窦寻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,到最后饭桌上的“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”。甜在文中说“一段感情是不能有太多磨难的”,可经由困惑、争吵、离别、死亡,最后窦寻改变,徐西临改变,他们找到了一种在一起的可能性。《过门》中成长的达成不是“us against the world”式的和外界的抗争,而是双方对本心的妥协,对彼此的驯服。

门窄,路小,人怎么过门?
也简单也困难:躬身。











后编辑:

很感谢各位朋友的回应。我现在时间有点紧张没想好怎么一一回复,也为了避免由于我语言上的疏漏和展开不足带来的误会,我多嘴两句。


“门”是一道心门。“躬身”所代表的谦卑和归顺——顺从自己的内心,顺从爱人——某种意义上是真正将人从爱而不得的痛苦中解放出来的东西。它不是外力对人的强行篡改,而是人自主地去寻找并接纳的一种形态。这个可能更偏向于我想表达的。



评论(12)

热度(190)